“姑,作业写完了。” 秦久放下笔,转头问绣架前埋头苦干的的易迟迟,“现在检查不?” “放着。” 易迟迟头也不抬,她现在没空,等这只熊猫耳朵绣好再说。 “休息半个小时,练字。” “……好。” 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易迟迟抬眸看了过来,“不想练?” “休息时间太短了。” 谁家孩子和他一样啊,在学校被老师委以重任,帮忙管着十多个比他大 ">

读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读阅读 > 下乡大东北,知青靠刺绣风靡全村 > 第247章 对象没那么好找

第247章 对象没那么好找

“姑,作业写完了。”

秦久放下笔,转头问绣架前埋头苦干的的易迟迟,“现在检查不?”

“放着。”

易迟迟头也不抬,她现在没空,等这只熊猫耳朵绣好再说。

“休息半个小时,练字。”

“……好。”

很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易迟迟抬眸看了过来,“不想练?”

“休息时间太短了。”

谁家孩子和他一样啊,在学校被老师委以重任,帮忙管着十多个比他大的同学。

回家了不但要被宋太爷他们安排作业,姑姑在他学习这块上也是丝毫不放松。

给他布置思维扩展题,口语训练课程,还有什么奥数题练字,他真的好忙啊。

易迟迟好奇道,“你准备干什么?”

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短吗?

一点都不短好不好,字练完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呀。

可以痛痛快快的玩。

然而秦久和她想法不一样,他抿了抿唇,小心翼翼道,“姑,我和墩墩他们约好了一起去打雪仗、堆雪人。”

易迟迟探头往窗外看了一眼,寒风凛冽雪花飞舞,这种天气出去玩……

见秦久一脸期待,她微笑着点头,“去吧,记得把衣服穿好。”

“好耶。”

秦久欢呼一声,抓了放在炕上烘得暖烘烘的大棉袄棉裤穿上,闻母回头见他要穿鞋子,赶紧阻止,“小九你等等。”

“老奶咋啦?!”

“把这个穿上。”

闻母从缝纫机旁边的小箩筐里掏出一双毛线袜递了过来。

厚实的毛线袜看着就暖和。

秦久动了动脚趾,说了句谢谢老奶就接过毛线袜穿上,有把鞋子穿上,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欢呼着朝门口跑。

闻母起身跟在后面,易迟迟黑人问号脸。

小九出去玩雪打雪仗,婆婆去干什么?

一问才知道,她要去炖肉。

易迟迟眼睛亮了,“炖红烧肉?”

“把子肉。”

闻母看向她,“吃不吃?”

“吃!”

把子肉也好吃,作为徐州本地的传统名吃,把子肉以肥而不腻、多滋多味出名。

还可以搭配海带结、虎皮鸡蛋。小青菜之类的作辅菜,配上大米饭那味道真正是绝了。

“妈,搞几个虎皮鸡蛋再放点白菜叶子进去。”

“海带不要?”

闻时寄了不少海带回来,还有紫菜、虾皮、小鱼干之类的。

都可以放进去。

“要也行,不要也行。”

易迟迟不大爱吃海带,属于可有可无的存在。

闻母点了点头,“我看着放。”

说话间,她出了门,易迟迟听见她叮嘱秦久附近玩玩就好,不要跑太远。

秦久模糊的应好声传来,随后外面没了声音。

见此,易迟迟不在关注外面的动静,而是抽了根蚕丝线出来劈好,穿好后再次进入沉浸式的工作状态。

窗外雪花飞舞,室内针线飞舞,原本空白的蚕丝绢上随着针线的穿插,出现了一只黑色的耳朵轮廓。

随后轮廓逐渐被填满。

就在这时,棉门帘被掀开,刺骨的寒意涌了进来,易迟迟被刺激的从沉浸式工作状态中回神,抬眸以为是闻母进来了,刚想喊妈,闯入眼帘的人让她到嘴的称呼咽了回去,改为——

“怎么这个时间点过来?”

“送鞋。”

王楠大跨步走了过来,将手里的包袱递给她。

易迟迟没急着接,而是招呼她坐下,刚想起身给她倒杯热水暖暖身子,闻母端着冒着热气的杯子来了。

“喝点红糖水暖暖身子。”

她将杯子递给王楠,等她双手接过后笑道,“你们俩聊着,我去忙了。”

“好的阿姨,谢谢阿姨。”

王楠礼貌道谢目送闻母离开后,捧着杯子喝了口甜滋滋的红糖水,满足喟叹一声后道,“迟迟,你婆婆好大方啊。”

“除了大方,我婆婆人好还漂亮优雅。”

夸起自家婆婆来,易迟迟是丝毫不含糊,她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是和闻时结婚后没选择随军,而是决定留在靠山屯。

闻母是真的好,有文化讲道理不封建思想开明,也不催生,还勤快的恨不得给她把内衣裤都洗了。

也就是她坚持自己洗内衣裤和袜子,不然除了刷牙洗脸,她真的可以不用碰水。

拿扫把扫个地,都担心她手变粗糙耽误她刺绣。

真随军住家属区了,她的日子不一定有现在舒心。

王楠看着她脸上舒心的笑容,颇有些羡慕道,“看你过得这么舒心,我都想嫁人了。”

易迟迟,“???你有对象了?”

“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