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读阅读 > 储君今天火葬场了吗 > 分卷阅读30

分卷阅读30

请不要对小烟如此冷淡,当年的事情并不是小烟的错。”

停顿了一下,盛序安继续说道:“这些年小烟在江南过的并不好,爹爹如若有时间,可以多了解一下。”

这两年他将江南那边的人处理了一些,该杀的杀,该剐的剐,还留下了一些人,例如他的大伯盛宏,照理说是应该要留给爹爹来处理的。

盛箫意没有说话。

那根香燃尽之后,盛箫意才开口:“好。”

盛序安从身后的青笛手中接过册子,递给了身前的父亲。

盛箫意接过,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来看,只是问今天他在大殿上所看见的事情:“小烟同太子是怎么回事?”

盛序安垂眸,轻描淡写道:“小烟想要太子妃的位置。”

盛箫意看着睁眼说瞎话的儿子,不由继续发问:“只是太子妃的位置?”

盛序安半垂着眸:“再加一个太子。”

十五章

盛箫意没有再问,拂了拂手:“回去休息吧。”

盛序安转身离开,青笛安静地为自家公子撑着伞。才踏入盛序安的院子,青笛便出声道:“可要唤流光过来问问情况?”

依青笛之见,谢云疏是否是谢时还要两论,公子当时派出了手下所有的势力去探查,怎么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出。

盛序安摇头:“时间巧合是其次,对谢时,小烟不会认错人。”

其他的话盛序安不必再对青笛说,在大越国能做到这个地步的,只有至高无上的那两位,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谁,又为何要自幼时便如此伪装谢云疏的身份。

但无所谓,只要是小烟想要的,他和爹爹无论如何都会送到她手中。

*

一个月后,盛烟看着洛音送过来的一堆请帖,最后选定了一封。

是长公主府的云瑶郡主举办的赏花宴,她去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她听说谢时可能也会去。那日从宫宴回来之后,她想了许久,才将心中翻涌的情绪压下去。

还不是时候,她不能贸然做一些事情......

她尚不清楚京中局势,对于这两年谢时发生了什么也一概不知。她随意打听了一两句,便知道哥哥让人递给她的信上说的大多都是假的,因为此,她也没了再去问哥哥的心思。

洛音为她打探回来的消息粗略概括了谢时回到长安的两年。

先太子死后的半年,谢时被封为了太子,开始帮着病弱的圣上处理一些朝中的事务。两年下来,无功无过,唯一被世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已经到了年岁却还迟迟未定下婚约。

听见谢时尚没有婚约,平日也没有走的比较近的女郎时,盛烟轻轻松了一口气。她没有办法思考,如若这两年谢时因为失忆同旁人成了婚她要如何,她很庆幸并没有发生这样老天捉弄人的事情。

请帖被少女翻开,她的手静静地按住请帖的一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一晚的夜色很沉,盛烟却怎么都睡不着。

她其实知道自己有些逃避,但是这两年,逃避对于她而言已经成为了习惯。她下意识忽略所有的不对劲,将所有疑惑和未解决的情绪都丢到心中的角落,依靠这缓缓燃起的安神香入眠。

*

隔日。

宴会邀请的人并不多,盛烟也没有认识的人。她静静地跟在众人身后,安静地看着花园中的一切。

花园被建造得很精致,开满荷花的池塘、微微拱起的石桥,崎岖各异的假山,还有大片大片的花树和青瓷盆中一株株名贵的花。

盛烟从前只在书中见过,眼中流露出兴趣。前面的人有些走远时,她微微弯腰,看着面前的南国水仙。

身后突然传来女子温柔的笑声:“这是南国水仙,是今年下面的贡品,圣上前些日才赐给长公主的。若是靠近些,还能闻到淡淡的幽香。”

有人主动同她说话,盛烟有些惊讶。

她向着来人看去,女子一身素衣,身形纤长,看上去婉约又素净,身后跟着一个规矩的婢女。

似乎知道盛烟的疑惑,女子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我是林穗,我们前些日在宫宴上见过。”

谈起宫宴,盛烟方才回忆起一些,宴会上是有一些人来向她和哥哥打过招呼,但是当时她心思全在远处的谢时身上,人并没有记清。

眼前的身影也的确有些熟悉,姓林,大抵是礼部尚书林泉家的小姐。

她心中生了些歉意,应道:“我是盛烟。”

林穗弯着眸看着她,毫不在意她一点都不记得自己,轻声道:“没事,我第一次来长安时也这样,匆匆一面,大家长得都差不太多,记不清很正常。”

盛烟捏着手帕的手松了一些,从小到大她都没什么朋友,其实她不太知道怎么同人相处。她轻声道:“我下次就记住了。”

林穗笑起来,身上那股婉约气质消散了些,她自来熟地摸摸她的头:“小烟真是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