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阅读

繁体版 简体版
读阅读 > 火烧黎明 > 第20章 你的信仰是什么?是公道

第20章 你的信仰是什么?是公道

“现在回想起来,我甚至都觉得当初的自己疯狂得可怕。”

冷气十足的餐厅以密封的玻璃和关紧的门隔开了外面的热浪,也仿佛短暂地形成了互不相通的两个世界,林意把扎着的扫把马尾散开了,她甩甩头,捋顺了直而浓密的黑发,说到这里的时候,却连自己都笑了起来,“家属把C绑到了我们事先做好准备的废弃仓库里,我加了设备,把视频打给了当时那位高高在上的大法官。”

尽管知道自己此刻的担忧完全多余,可姜宥仪还是皱紧了眉,关切地问:“然后呢??”

林意用吸管搅合着冰块已经化了的芭乐汁,漠然地垂下了视线,“你知道家长在冤枉的孩子被判了死刑却无法翻案时的那种绝望和愤怒吗?”

她看着水杯里随着吸管不断搅动而缓缓旋转的淡粉色液体,“B的家属在视频的镜头前对C实施了殴打,C受不住,承认了他毒害A的一切——但是以暴力手段逼供得到的供词本来也还是不能被法庭采纳的,所以家属又以C的性命胁迫大法官,让他亲自来仓库接他儿子。”

“那个大法官只有私生子这一个儿子,他不可能放弃C,但他当然也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就范,所以他来的时候,还带来了公安、法警以及特警。但这样更好——因为我在事发之前,已经围绕着整个仓库,都装了音响和扩音器。”

林意说到这里,淡漠地笑了一下,“所以当他带着人来突围的时候,参与行动的所有人,也全都一点儿不漏地将他儿子不久前哭嚎着认罪的录音都听了个遍。”

“那会儿在场的都是公检法的人,时任大法官的那个混账就算能堵嘴一部分人,可也堵不住在场的悠悠众口。”

林意直到现在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当初围剿绑匪的队伍破门而入时神色各异的场面,愤怒、震惊、哑然、憎恨和快慰……那些情绪精彩纷呈地堆在每一张脸上,最终,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当初桉城大法官的身上。

林意早就知道这样做了之后她自己有什么下场,她当时已经彻底豁出去了,所以没觉得怕,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端着一副悲天悯人的架势,实际上却连垂眸看普通百姓一眼都不肯的人渣终于开始慌乱害怕,她反而有种终于出了口恶气的快意——

“这个暴力逼供的结果虽然不能被采纳,但众目睽睽之下,这案子被联邦法院指定异地再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个故事的最后,林意一字一句地结尾道:“而只要离开了桉城,B的事情就一定能翻案,C作为真凶,也必然难逃法律制裁。”

姜宥仪黯然地看着她,放开了始终咬紧的牙关,低哑的声音透着心疼,“很好的结果……除了你。”

林意喝了口果汁,语气反而很洒脱,“对得起我自己的信仰,我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姜宥仪的视线几乎钉在了她身上,仿佛在寻求什么答案一样,“你的信仰是什么?”

“——公道,”林意摊摊手,理所当然地笑了一下,“虽然这个词在现在听起来很假大空,不过每个人都需要,不是吗?”

“……”姜宥仪倏然眼眶一热。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感动或者在共情什么,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意的手已经隔着桌子伸过来,替她抹掉了猝不及防落下的眼泪——

“哎呦,你难过个什么劲儿,没执照就没执照,我现在不是更自由吗?”

林意往她手里塞了张纸巾,浑不在意地对她眨眼,“再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我虽然律师执照没了,那个以权谋私的大法官也被革职问责了,牵扯出他受贿和以权谋私的事情一大把,现在正在监狱服刑呢。比起他,我不是已经好多了?”

姜宥仪有点不好意思地拿着纸巾抹了下眼睛,深吸口气地感叹,“这个故事里差点被判死刑的那个受害者能遇到你,真的很幸运。”

林意打量着她,啼笑皆非,“你这个羡慕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

姜宥仪攥着纸巾的手几不可查地微微僵了一下,但那不过是连眨眼的工夫都没有的一刹那,当她抬眼看向林意的时候,她眸子里的羡慕不减反增,“我就是……很佩服你的勇气。”

“嗐,”林意未作他想,不甚在意地摆摆手,“不过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犟种罢了。”

姜宥仪的眸子里藏了很复杂难懂的东西,但没挂脸,她只是深深地盯着姜宥仪,仿佛在确认什么一样,既隐晦又直白地问她:“那你现在回头了吗?”

“我如果现在回头了,岂不是让背后那些人渣看笑话?”

林意不以为意地挑眉,她拿起喝了一半的果汁,跟姜宥仪碰了下杯,她明明在自嘲,可她的语气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犟种的另一个优良品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姜宥仪在水杯互相碰撞的清脆声响里,轻轻地笑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